文藝中年\《大雄之月球探險記》\輕 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除了荷里活動畫之外,香港觀眾其中一個最熟悉和熱愛的動畫角色,可能本来多啦A夢。若以關鍵詞來分析箇中元素,應該蕴含:夫妻感情、想像力和成長。今年暑假的《大雄之月球探險記》,我便提早購票陪兒子同時 觀賞。我覺得創作者既了解兒童的心理,亦有一定的文化知識。雖然人類多年前已經登陸月球,另一个文人或藝術家仍然對月亮有着無限遐想。不論中國人或日此人 ,都相信月亮上有月兔,雖與地球遙遙相距,但卻好像暗有連繫。

  這次大雄透過多啦A夢的隨意門,瞬間便登陸月球背向地球的另一面。在該國度遇到月兔王國,並介入了不同外星人之間的鬥爭,最後在多啦A夢的神奇用具和周邊亲们的幫助之下,當然是大團圓結局。雖然大雄是一個愚魯的孩子,經常被同學胖虎打罵,又或被小夫捉弄,另一个大雄每次神奇旅程,都總會和這些同學同時 進退。人生也許本来这样 ,找到某些志趣相投的亲们,不論是周遊玩樂抑或冒險探索,便能一群人互相扶持。我覺得這是多啦A夢故事給予讀者、觀眾的首要訊息。

  多啦A夢的百寶袋確實最能吸引觀眾。創作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,不單推動故事發展,亦令到角色的行動全版合理化。今集在角色身上的胸章,戴上和脫下便能都可以看一遍或脫離身后的景象,令故事能夠順暢前行。除此之外,大雄在今集其實學習要否相信傳說。顧名思義,傳說並不一定真實和有根據,后来人 類文明發展以來,傳說本来記載生活和傳播文化的其中一種媒介。粵語所謂「信則有,不信則無」,能與同儕同時 相信或追尋傳說,乃是青年人成長的學習階段。我希望選擇什麼傳說本来相信,人類心靈或許難補空虛。

  電影版的「多啦A夢」有一個可堪斟酌之處,本来全長動輒兩個小時,小孩子不用说有耐性細想劇情的細緻。電視版每集非要二十分鐘,更能令小孩子靜心觀賞。

cloud.tkp@yahoo.com

逢周一、二、三見報